<noframes id="xnrz5">

<address id="xnrz5"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xnrz5"></address>
<noframes id="xnrz5"><address id="xnrz5"><nobr id="xnrz5"></nobr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xnrz5"><address id="xnrz5"><nobr id="xnrz5"></nobr></address>
<form id="xnrz5"><th id="xnrz5"></th></form>

    <sub id="xnrz5"></sub>
    <address id="xnrz5"></address>
    <address id="xnrz5"></address>

      <noframes id="xnrz5"><form id="xnrz5"></form>

      <address id="xnrz5"></address>
        <em id="xnrz5"></e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xnrz5">

        關稅到期還不肯取消,美國堅持打貿易戰源自兩大焦慮

          導讀

          始于特朗普時期的美國對華加征關稅近日陸續到期,但美方對取消關稅卻并不積極。對華貿易戰本質上是美國兩種焦慮情緒催生的產物:一是中產階級危機,二是國力相對衰落。前者導致右翼民粹勢力崛起,后者令美國鷹派政客對華敵意加強。美國政府一方面無力解決國內民生問題,只能轉移矛盾,另一方面固守冷戰思維,破壞全球合作,最終反加劇了自身的經濟與政治風險。

          美國特朗普政府時期對華加征的關稅近日陸續到期,但美方對取消關稅卻并不積極,反而醞釀新一波對華經濟霸凌。如美方堅持“政治掛帥”的錯誤經濟政策,貿易保護主義的負面影響將在美國社會持續放大。

          特朗普在競選總統時就指責中國“不公平貿易”,上任后于2017年8月對華展開“301調查”;次年3月22日,特朗普政府根據該調查結果對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。特朗普政府隨后多次擴大對華加征關稅范圍和規模,對中興等企業實施針對性制裁,并在中美經濟談判中屢次違背承諾和提高價碼,致使貿易戰逐漸升溫。拜登政府基本維持了特朗普時期的關稅,并在此基礎上繼續制裁中國科技企業,導致中美貿易戰延續至今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          “經濟行為”難掩政治工具本質

          美國對華貿易戰本質上是美國兩種焦慮情緒的產物。一是美國日益加劇的中產階級危機。由于美國經濟自里根時代以來持續“脫實向虛”,美國制造業工人、小企業的生存處境逐漸惡化,整個社會貧富分化加劇,反全球化的右翼民粹運動趁勢崛起。特朗普等民粹政客將中產階級困境歸咎于“不公平”的全球貿易,鼓吹通過貿易保護主義維護本國勞工利益。

          二是國力相對衰落導致的戰略焦慮。一些戰略鷹派將中國的崛起視作威脅,質疑自尼克松以來的“對華接觸”政策,認為美“允許”中國參與全球化是“戰略錯誤”。他們將中美經濟相互依存視作美國反華遏華的障礙,主張美國應進行對華經濟“脫鉤”。鷹派政客和右翼選民在貿易政策上一拍即合,因此對華貿易戰愈演愈烈、難以收場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日報

          從經濟角度看,貿易保護主義對美弊大于利。僅2018年,貿易戰就造成美國實際收入每月減少14億美元,物價上漲導致消費者每月多支出32億美元。貿易戰波及跨國產業鏈上的美國本土企業和勞工,事實上負面影響美國制造業。例如,美聯儲2019年初指出,美國鋼鐵行業在前一年損失超過7萬個工作崗位。而截至2019年3月,美國總體貿易逆差已達2008年以來的最高值6210億美元,較特朗普就任時增加1190億美元。由于從中國撤出的企業轉向第三國,美國不但未實現“制造業回流”和削減貿易逆差的目標,反而因為中美貿易規??s減而損失了部分對華關稅收入。近期研究發現,殘存的特朗普關稅至今仍給美國企業、消費者每年帶來510億美元額外支出。

          因此,對華貿易戰與其說是經濟行為,不如說是反華政客對抗中國的政治工具。美國自2017年《國家安全戰略報告》起,將中國視作首要威脅,美國貿易政策也圍繞著對華競爭展開,包括建立排除中企的“安全供應鏈”、通過制裁封鎖打擊中國科技企業、抹黑破壞中國海外經濟合作、拉“小圈子”重立國際貿易規則等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日報

          “內病外治”加劇政治經濟風險

          回顧過去五年,貿易戰確實給中國部分產業、尤其是科技企業帶來嚴峻挑戰,但并未如美國鷹派所愿“打垮”中國。中國積極構建國內國際“雙循環”,一方面深化對外開放、擴大國際合作,另一方面開發國內市場潛能、強化自主創新和科技自給自足能力。

          面對少數國家另立國際規則的企圖,中國在國際經貿領域積極爭取話語權,并加強南南經濟合作。從根本上來說,只要中國保持經濟活力、保持對外開放,美國就難以通過貿易戰等手段構建排除中國影響、由美西方壟斷規則的全球經濟秩序。

          拜登政府當然深知貿易戰得不償失。通常被視作拜登2020年選舉綱領的《使美國外交政策更好地為中產階級服務》(Making US Foreign Policy Work Better for the Middle Class) 一文指出,美國多數民眾的工作生活依賴跨國貿易,經濟保護主義不是緩解中產階級焦慮的靈丹妙藥。該文還批評部分美國政客熱衷于“新冷戰”等宏大議題,置美國選民利益于不顧,已引起選民反感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新華社

          然而在拜登就職后,新一任美國政府基本上延續了特朗普時代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,而且變本加厲地制裁中國科技企業,推進建設排除中國的“技術同盟”“安全供應鏈同盟”,還熱衷于通過炒作“中國威脅”來團結選民和反對黨。這說明部分美國政客對內無法解決中產階級民生問題,只能通過指責所謂“中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”轉移矛盾;對外抱有冷戰式“零和”思想,執意破壞全球化與全球發展合作,到頭來反而加劇了美國面臨的經濟與政治風險。

          為迎合反華政客和民粹集團,無論哪位總統上臺,美國政府很難在經濟領域軟化立場。但貿易戰無法解決美國中產階級的民生問題,當前美國經濟困境就是實例,而一味向外轉移矛盾的美國執政者終將被選民拋棄。

          到了2022年,面對通貨膨脹和選舉壓力,美國財長耶倫等官員開始在對華關稅領域釋放和解信號。但是,部分戰略鷹派仍全力阻撓關稅減免,為反華不惜犧牲美國選民福祉。要想真正解決美國中產階級的民生困境,美國不僅應停止對華貿易戰,而且應改正貿易戰背后的對華戰略敵意,摒棄冷戰思維,與中國共同探索和平共存之道。

          圖片來源:中國日報

          * 本文為中國日報中國觀察智庫獨家約稿,英文版標題為 " Injury not remedy"。

        posted @ 22-07-28 04:06 admin  閱讀:
        彩神網平台,彩神網官网,彩神網网址,彩神網下载,彩神網app,彩神網开户,彩神網投注,彩神網购彩,彩神網注册,彩神網登录,彩神網邀请码,彩神網技巧,彩神網手机版,彩神網靠谱吗,彩神網走势图,彩神網开奖结果

        Powered by 彩神網 @2018 RSS地圖 HTML地圖

        中文字幕亚洲爆乳无码专区,国产精品白浆在线观看无码专区,男人的天堂-色偷偷亚洲男,国产精品三级一区二区,国产三级农村妇女系列